相聲印象之“俗”與“雅”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青青青草国产费观看_青青青草国产线观_青青青草免费线看线看

中國的曲藝藝術似乎從出生開始就面臨著俗與雅的矛盾,多數誕生於民間,被認為難登大雅之堂,但是當喜歡曲藝藝術的人身份越來越高,地位越來越顯赫時,自己喜歡的玩意便有瞭登大雅之堂的理由。所以相聲大師侯寶林說過,隻要有瞭場合、觀眾、段子、音響、情緒這十個字,相聲準錯不瞭!因為相聲的生命力,就存在於普通百姓發出的最粗俗的笑聲中。

隨著德雲社越來越壯大,在相聲領域取得的成就也越來越大,身為班主的郭德綱挨罵挨的也越來越多,而且現在不僅僅是郭德綱,還有德雲社現在誰的名氣大,也成瞭某些人攻擊的對象。“俗”也就成為攻擊的唯一手段,而且不管是什麼角度,什麼立場的文章,最後都會回到這個話題上來,這麼些年來,一直沒變過。

新中國成立後,以侯寶林大師為首成立瞭相聲改良小組,凈化瞭相聲的語言,讓相聲登上瞭大雅之堂。可惜的是進入九十年代後,相聲好像突然之間失去瞭生命力,在其他藝術形式的沖擊下,相聲處於瞭一個非常尷尬的地位,那時候沒有郭德綱的所謂俗的相聲,就是現在某些人一直高雅相聲也沒有瞭市場,相聲演員有能力很多都改行演電影、演小品。沒有能力的隻能是混天瞭日,借著前輩們留下的福蔭,也倒是能衣食無憂。這是因為這些人忽略瞭一個重要的問題,就是恰恰忽略瞭時代的背景需求,以及相聲的能繼續存在的生命力。馬志明先生曾經說過:“相聲本來就是大俗大雅之物,太雅沒人聽,太俗人臉紅,所以大俗大雅共存才是最好的”。所以怎麼能掌握好這個度才是最重要,在這段話後馬先生還說瞭:“郭德綱對這個度把握的很好”

相聲本就起源於市井,是典型的市井文化,一開始就有所謂的“清門”“渾門”兩個門派的分別,後來時代變化,所謂的“清門”影響力降低,加上生存壓力,慢慢的與“渾門”融合,不能說消亡。既然起源於市井,相聲藝人們要靠這個吃飯,為瞭迎合觀眾肯定會有一些粗俗的需要摻雜在裡面,這是當時時代的背景。解放後百廢待興,而相聲正由於自己獨特的魅力以及在百姓中獨特的地位就成瞭一個宣傳的好工具,所以以前相聲中的一些語言不符合當時的時代需求,被拋棄剔除也就無可厚非瞭。這也是一個時代背景下不得不做出的唯一選擇。還有一個重要的一點就是當時百姓的娛樂方式太少,而且以侯寶林先生,馬三立先生為代表的一代人,雖然凈化瞭所謂的相聲舞臺語言,但是相聲真正的精華並沒有丟失,這源於這些大師們豐富的生活經歷以及深厚的相聲基本功底,明白當時百姓喜歡什麼樣的相聲,所以相聲依舊展現瞭自己頑強的生命力,並沒有出現頹勢。所以在經過十年浩劫後,在八十年代初到九十年代初這段時間,相聲雖然受到瞭新興娛樂方式的沖擊,依然活躍在各大舞臺上。然而到瞭九十年代中期開始,隨著老先生們的離世,相聲不再貼近生活、貼近百姓,隻是作為一種宣傳工具在大雅之堂,一些從業人員過分追求所謂的高雅,完全忽略瞭時代發展需要和普通百姓的思想的轉變,而此時的相聲已成為一些人圈養的“寵物”,作為一種撈取資本的工具,大師凋零,人才匱乏,能夠讓人記住的作品少之又少,終其原因在於從業人員的素質低下,一些人根本就弄不明白相聲是怎麼回事,依靠著一個兩個的作品就已經吃喝不愁,而且這些人沒有深入瞭解現在百姓真正需要什麼樣的娛樂方式,隻是在閉門造車。相聲失去瞭主要的生命力,就是普通百姓那種粗俗的笑聲。郭德綱的相聲俗,確實俗,有些還俗不可耐。但是正是因為郭德綱的俗才讓他紅遍大江南北,是因為他讓普通百姓又散發出那種粗俗的笑聲,而這種笑聲才是真正內心的笑,是相聲的生命力所在。郭德綱自己說過:“在舞臺上凡是我們能說的,能說出口的,你聽到瞭絕不牙磣,演員說不出來的那就是聽不瞭的,我們電視也不能播。”簡單幾句話便已經回應瞭一些人對於自己相聲低俗的抨擊。

郭德綱和德雲社的相聲,一直在受到一些所謂的學者、專傢、教授們的抨擊,真正根上的原因就是因為太火,特別是年輕時的一些作品,將圈內一些人的嘴臉展現的淋漓盡致,這使的那些人沒有以前那麼容易的撈取利益,而自己又沒有真本事從專業技能上與之抗衡,所以隻能玩文字遊戲,從別的方面展現自己的能力。其實大可不必,也沒有必要,中國有句俗話“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既然是同行難免對行業認識不同,你有你的理解,我有我的想法,祖師爺留下吃飯的玩意,不是用來爭鬥,是需要共同發展,探求發展路線,讓相聲這門藝術能夠持續發展下去。相聲需要雅,更需要俗,讓百姓保留一點粗俗的真心的笑,而不是那種迎合的高雅的笑吧。